1)89、朱雀之关_师尊他修无情道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这方世界便是天地万象森罗界,一切皆为虚幻却无比真实的内界之中。

  而那个负剑的白衣人是宴尘。

  当时他与喻清渊沾上火雨后被拉入这内界,两人皆被恶阵之力封印了所有记忆,各有一个‘本就如此,茫茫多年’的界中身份。

  宴尘此时自认自己名为许昭,是昆仑山上修行人。

  他现下修为倒是还在化虚境。

  灵光在灰蒙的云层下擦过,那股澄澈更衬出阴气之重。

  一会之后,宴尘落在朱雀关三层正楼最顶处的飞檐之上。

  站的高离得近了,那空中阴气直迫人心肺。

  耳听大片喊杀声,他垂首往下去看,眸中便是一凛。

  只见关前无尽之地,残肢断臂血肉横飞,头颅与血漫在一处,枪甲箭矢杂陈,有两三万披甲的兵士正在这关前的沙场中浴血拼搏,却不是对方对手,几下便做了亡魂。

  即使隔着些距离,依旧血气扑鼻。

  而与那些兵士对战的,不是人。

  是一丈之高,耳尖似僵,绿色瞳孔,身有黑毛的旱魃!

  眼见场中旱魃,足有万数。

  他在昆仑山上修行,已几年不曾下过山,怎人间阴邪横行,似九幽地狱!

  哪来这么多百年的旱魃,且旱魃的数量怎会如此之多……

  正这时,下方传来一声大吼,这吼叫吞风裂土,直带起地面沙尘血肉,宴尘看过去,见是一个五百多年,已化生出三目足两丈之高的旱王!

  旱王一吼,众多旱魃顿时更加凶戾,有不少兵士顿时被活生生吃了,令人汗毛直竖的咀嚼声顺风而来。

  但见距那旱王处十丈开外,有一人黑衣黑甲,一身王者之气凌厉四溢,他手持一剑,自宴尘来此不过片刻,这人已灭杀十数只旱魃,只是他胸前心口处被旱魃穿了个血口子,血浸寒甲,就连脸颊脖颈上也是点点的红。

  这人便是喻清渊,自然也被封住了一切记忆,在这内界之中,他二人现在彼此都是陌生人。

  喻清渊在内界中的身份不过是一界凡俗之躯,既是凡俗,如何与阴邪相抗。

  但他这般重伤,却也身形还算利落,眸中沉厉不散,他嘴边一抹红,跃起踏着旱魃而过,连过数个后直面旱王。

  侧方有个带着几处伤的年轻将军见之,大喊一声:“陛下!陛下小心!!”

  几字焦急,年轻将军往喻清渊处掠阵。

  旱王高大,但喻清渊悉知擒贼先擒王,可他重伤欲要命绝,苍鹭国的基业,千万子民,就要葬在他的手里!

  他手中剑再是人间宝器也不过凡铁,对普通的都有些困难,对上旱王便更不够看了。

  眼见剑断,旱王一掌令其碎成齑粉,喻清渊翻身躲开,后退数米咳出一口血,却是脚下不停,急跑时从

  请收藏:https://m.elumn.com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