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)90、是我刻的_师尊他修无情道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在这天地万象森罗界的内界之中,这娃娃亲是为宴尘与喻清渊定下的,在这里宴尘比喻清渊大了四岁,定亲时他十岁,按理说他听见喻清渊自报的梁宣这个名字,不应该毫无反应。

  可宴尘在这里没了一切记忆,性情倒是与本身相差不大,他在昆仑山上修的虽不是无情道,却是道法自然,许是早就忘了此事,或者在他心中这件事并不重要。

  喻清渊看他一双眸子寒澈,即使心中早已对之神往已久,今日却是陌生人初次相见,况且苍鹭国现如今妖邪当头,他应以国为本。

  他凝了凝气息,对方岐道:“开关门。”

  便听方岐传他口令,众将士听令,后方朱雀关两扇四米高的厚重关门开启,喻清渊示意宴尘,所有人依次入关。

  入关后整顿伤员,之后便要掩埋关外战场中的将士尸体。

  苍鹭国是个大国,不说城池,只说护关,国中小关六十八道,大关为四,分为青龙白虎,朱雀玄武,共计七十二道关。

  小关分布国中,大关着要道排列,青龙护卫国都近周,往下依次,这朱雀关便是在国都正南面的第三关。

  朱雀关又分外关、中关、内关,三层逐一递进,关楼皆是雄壮无比气势磅礴,且内关关门之后便是一个小关城,城中有大约三万百姓。

  关城往北三百里,就是西岭城。

  外关与中关间隔百丈,军队大营正扎在此处。

  苍鹭国原本还算太平,可半月前突生变故,朱雀关之南三千里之处的玄武关遭遇万余数旱魃侵袭,这百年的旱魃早就不是凡人可抗,即使是从沙场枯骨中爬出的将军也不能敌,更何况还有一个旱王。

  旱魃一出便成旱灾,玄武关千里赤地,植被枯死,关后十六城无一人生还,血流成河,浸透地面一丈余之,尸山残肢内腑筋肉,被吃的只剩血骨的头颅,比九幽地狱悚然万倍。

  喻清渊人在都城,接到消息时已是十日之后,这般重事,他必当亲去。

  他带领先遣部队六万人,急行军后五日赶到朱雀关,刚将大营扎好,便遇旱魃现在朱雀关之外。

  关上原有四万守军,留下一万御关城,剩下的三万守军加上他带来的六万人,共九万人出关迎战,可直到宴尘前来,折损六万余人不敌旱魃万数。

  可哪知不止,似乎还有别的凶邪妖孽。

  有一河名为位河,南北纵横这两关之地再往两方延伸,位河的主源头正在朱雀关关城往东五里之处,那里近日河水激荡,河面上空日日云黑厚重,河面也经常波涛翻涌,仿佛随时都能将朱雀关淹了。

  有百姓看到河中有什么庞然大物的影子闪动。

  关城中更是蹊跷诡谲之事徒生。

  这一切,都与半月前玄武关初始相映。

  喻

  请收藏:https://m.elumn.com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